友情链接:整体橱柜品牌www.ytcg360.com橱柜招商中国橱柜报卫浴洁具品牌www.ytwy360.com卫浴洁具展会SEOwww.bluefate.org蘑菇www.moguwang.com卫浴洁具厂商www.vxage.com
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王化敏:多元化发展幼儿教育
     
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王化敏:多元化发展幼儿教育
作者:不详  来源于:新浪教育  发布时间:2009/4/23 16:15:30 [ 字体: ]

  如何实现“儿童优先发展?”4月18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北京大学民办教育研究所联合新浪网等多家机构共同举办的“为教育改革和发展建言献策”系列研讨会第四场成功举办。儿童优先发展的这样一个概念是我们中国儿童发展纲要当中的一个核心词,而且是我们今天在为国家教育改革中长期发展纲要建言献策当中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次中长期发展纲要制订过程当中,广泛征求了社会各界的意见,在征求意见还是在网上进行各方面的交流过程当中,都可以看到学前教育是大家关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里面有两层含义,第一它体现我们公众的参与,公众的意识,公民意识的觉醒。第二,它体现了,表现出我们大家对幼儿教育,对学前教育的关注,同时客观也反应了学前教育在我们今天发展当中一些问题和我们需要探讨的一些思路。
 

  以下是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王化敏的精彩发言实录: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王化敏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王化敏
  


  王化敏:没有任何一个文字和任何一个定义解释幼儿教育属于非学前教育,现在找了,没有,所以现在按道理教育部所有统计资料当中,都是把学前教育作为学历教育的范畴来看待的,因为在解释什么是非学历教育的时候,他是说培训教育属于非学历教育,幼儿园绝不是一个培训班,不是一个短时间的,它是一个阶段的教育,这是不可跳过的教育,培训班是从小到大都可以做培训班,但是普遍教育,基础教育的组成部分,绝对是学前教育的组成部分,但是没有任何政策说它是学前教育,或者不是学前教育,现在大家把民办幼儿教育,没有像高等教育一样和中等教育一样要审批,这是关键,幼儿教育是想要多少就要多少,自己备案,没有任何人审批,刚才张处长谈的就是这个问题,我到一些北京市的郊区幼儿园看过,所有的科长们都跟我说,我们没有办法批他们,他想要一万就一万,想要五千就五千。


  所以建议教育部门,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幼儿教育属于哪个部分,否则大家认为它不是就不是,认为是就是,现在没有任何法律文本证实这个问题。


  不好意思,今天看这个会非常好,刚才听了当位民办机构的谈了他们的状态非常好,为什么呢?大家有一个爱心我认为,就是对我们没有受教育的孩子,不管是富裕的也好,贫困也好,处于边远也好,还是身边的孩子也好,还有市场里面,到处乱跑的小孩也好,我们都在共同的关注他们,对这个会我认为很感动。但是从国家的层面上来讲,我们怎样提出建议来,我认为我想从张老师说的四环小市场来看,刚才我们这位小张,他刚才谈了一个问题,我们国家人口的发展,这是一个大的战略,三十年以后,我们有五亿流动人口,谁来管这五亿流动人口,我们还等得起吗,这些流动人口都不是短期教育,我们还等得起吗,占三分之一,现在问题大得很,留守儿童怎么办,国家是不是应该负起责任来,张老师作为大学教授,承担市场责任,我认为有很高的风范,但是他做这件事情不是他该做的,是政府应该做的。政府应该负担起至少说60%到70%的责任,让这些处于中低收入的孩子能够受到教育,所以我们现在提出来政府办学为主,主是谁,大众,老百姓,并不是高端,高端的人有钱,他去上高等幼儿园,可以,但是对于我们低端的人,中等的人,这是政府的责任,所以以政府办学也好,不管办学也好,投入也好,还是主导也好,刚才冯老师讲的一个问题,政府没有责任,把这些东西推到市场,对到老百姓手上,二十年以前谈义务教育人民办,人民教育人民办,办好教育为人民,这什么意思呢,老百姓掏钱自己做,从山东开始,那是政府倡导,是政府没有钱,那个时候这样做是不得已的办法,可是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们早期教育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我们从一个数据可以看,我们从06年开始,我们高等教育的发展,十万人口当中,就超过了基础教育,幼儿教育,十万人口当中的有两千多个高等教育的,受教育的人,在校生,可是幼儿教育在校生没有高等教育多,从国家发展规划角度来讲,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基础问题投入没有,高等教育投入比例是百分之二三十,整个教育经费,幼儿教育百分之一点几,行吗,从战略角度讲,政府应该,任何人谈,包括民办的同志来讲,都是政府负起责任,要不然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说献了爱心,现在发动慈善家,发动有钱人,大家献钱,就像汶川地震,大家出了很多钱,是这样的状态,不是政府主导的。所以从总的来讲,规划一定强调政府负起他的责任来,这个责任可大可小,现在只有百分之一点几,过几年到百分之五点几,有一个发展规划,发展方向,要有一个说法,所以规划政府一定要有一个说法,否则我们谈来谈去都说民办是不是该少收点钱,政府又不出,没有天上掉馅饼,政府这个馅饼没有掉下来,大家也拿不到手,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从发展模式来讲,确实应该是多元化的,我们需要张老师和你们这些阳光工程来支持我们,支持政府,但是我认为更大的是要调动社会办学的积极性,而且这种调动社会办学的积极性,不仅仅是个人,而且是一些民间机构,还有就是我们的社区,我们现在提社区就是当前社区有很多资源,可以举办很多非正规的教育,可以举办临时机构,但是政府出面办的事也不是个人的行为,已经纳入政府的一个总体规划当中,来多种模式举办它,满足不同人的需求,当然这种不同的需求民办教育也是很大的补充,我们从2000年开始只有10%左右发展现在30%左右,在校学生,在校生达到30%左右,而且还有大量的黑员没有登记,这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储朝晖:现在有一个山寨幼儿园。


  王化敏:这个非常难办,但是山寨幼儿园,主要为了弱势群体办,真正有钱的,比如说办一个幼儿园,不能山寨版,因为你有资本,但是那些没有,一个家庭十几个孩子,周围的孩子都是没有地方去,公办幼儿园也没有,公办没有,那么民办又太贵,不是有山寨版的吗,所以这个是社会需求,这些人说老实话,还是回到前面的问题,在70%的弱势群体当中,所以政府负起责任来,大量举办这样的平民的,能够接受的这种教育。刚才有人说,高收费的问题,我认为有两种说法,前一段时间海南省一直在查,海南省的收费高于大学,当时在海南,海南幼教干部告诉我,我们全海南只有25个公办幼儿园,其他都是市场,这些市场还规范不让高收,一般都是四五百块钱,概念一年就是五千,五千就超过了海南省的高校收费,我认为这样的说法,所以海南岛说我们高就高,没有办法,我们没有收钱孩子吃什么,没有公办教师,全部靠收费解决,他的收费是不高的,所以刚才有老师提出来,政府要有定价,所以原来我们在,国家有政策,对于最高和最低,对公办幼儿园最高最低的收费定价,政府投入多少我办多少,政府投入多少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说法,对于公办幼儿园。对于民办幼儿园是不是有一个说法,给一个比例,现在是无底洞,据我了解。每年有人给我提出来,你现在退休了是不是可以给我办一个幼儿园,可以赚钱,没有不赚钱的,看了一个又一个,顺义幼儿园,一个月收费八千六,甭管别墅区还是什么,社会名流也不能这样。所以这个问题,这个现象说明是大大盈利的,但是政府没有监管,就是收费没有一个成本核算,所以建议我们这次规划当中一定要把各类幼儿园的成本核算纳入国家的政策开发一个重要的机制,到底多少钱,那天我们讨论了,我认为高等教育的成本,确实是很大的,它没有资金,为什么?高等教育的投入很难算出它的成本,我们问过教育部。幼儿教育应该说,是有成本核算的可能性,国家有几项政策,一个有办学的方针,指导纲要,我们不搞那些,国家一定提倡不要搞拔苗助长的行为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有国家的建设标准,有教师标准,教师资格标准,还把这些标准全部纳入我们民办教育的成本核算,和公办教育的成本核算,上海和北京有差别,北京和四川有差别,所以我想就是这个意思。


  农村民办幼儿园收费十块二十块钱,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赚钱,孩子吃的最差的东西,最差的老师,没有政府扶持不行,上海是一个案例,70%是公办幼儿园,从60年代开始,没有让企业办,变成政府在办,所以没有企业办园,市场经济来了,这个企业管制过程当中没有企业这一块,实际上我们针对的,面对的是企业这部分和农民这部分,所以这样的情况之下,现在为止,上海市的投入,占整个教育经费投入是6%,它的投入水平是6%,它的公办幼儿园达到70%以上,他们上海市教育局说,当一个人他说我的小孩要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有一个公办的位置在等着他,他不去有高级的民办幼儿园,他去吧,是这样的平台,上海并没有产生北京出现的问题,他们早在四年前已经知道上海入学孩子从十几万增加二十几万,早就做好规划准备了,所以他们新增很多幼儿园,而且是公办,支持民办,民办幼儿园办得好的奖励十万二十万,有政策,所以上海是我们应该从长远的目标考虑的一个模式,而不是不办公办幼儿园,要办,公办幼儿园收的是那些孩子,上海一直控制在四百五百的水平。

 

联系我们